給兒子的第五封信 〈談友情〉給兒子的第五封信談友情 兒子: 你好。一陣子沒有給你寫信了,現在你的暑假已經過了一半,心情上也輕鬆了許多。為父的看到你和同學之間的相處互動,以及和朋友共同的休閒活動增加了,一方面為你脫離了過去孤立獨處的狀態,人際關係「正常化」而感到欣慰,另一方面也希望你不要對「友情」懷抱著不切實際的觀念,所以願意在這個時候和你談一談為父的經驗,作為你和朋友交往、待人處事的參考。 從小到大,我們都會在「作文」課裡,寫到有關「友情」的文章。不管是我們接受到的教育,或是本身對於友情的期待,都是積極、善良、正面的。作為一個人對待朋友的「基本態度」,這種認知是正確的。但如果對於青少年的教育,只教導他們正面、付出的態度,而沒有同時教導他們謹慎、自保的防衛心態,則對於許多單純而善良的青少年,很可能帶來的是負面多於正面的。爸爸希望你有良好的朋友,幫助你在成長的過程中,可以獲得友情的正面效益;但也擔心單純的你,會對於友情懷有不切實際的期待,乃至於像爸爸一樣幼稚,在人生中受到許多的傷害,只能在不斷的傷痛中逐漸療傷止痛、艱辛地成長。 我從小到大,都是一個個性開朗、喜好交友的人。從小學、濾桶初中、高中到大學,乃至於研究所,我都結交過不少朋友。這些朋友曾經帶給我許多的歡樂,也曾在我失意痛苦的時候,協助我脫離苦悶、迎向未來。說實在的,人生中如果有幸獲得了良師或益友,都會讓我們人生的旅途更加地穩健、踏實,也會擁有更多的喜悅,甚至於成功!因此,無論在任何時候,我們都應該敞開心胸,隨時準備接受新的朋友,擴大生活的接觸面。 爸爸在小學時,就有過幾位非常相知的朋友,大家一起玩耍;我曾經協助他們完成作業,換取他們從家中果樹上摘取下來的甜美果實,大家一起分享;那份甜蜜的滋味,到現在還甜在心頭!只可惜,長大之後各奔東西,他們有的滯留國外打拼,有的遠在南部,有的早已杳然無蹤。最好的一位同學,在我上了台南一中,而他搬家到高雄,上了雄中之後,就被升學的壓力停止了通信,迄今仍會想起兒時的共處時光。這些兒時的甜蜜過往,只能深藏於記憶的深處矣! 在初中時,是對友情有最大期待的時候。我曾多次在放學後騎著腳踏車,從台南市北區一路騎到仁德鄉最好同學的家中,單程距離是一小時,玩到晚餐在同學家中吃過,才一路騎回台南,被你爺爺奶奶罵到臭頭!當時,認為友情是天下最值得付出的;為了好朋友,幾乎可以赴湯蹈火而在所不燒烤惜。奶奶常常告誡我,長大以後這些朋友絕大部分都無法繼續交往,不必為友情付出太多!我當時只當成耳邊風,根本就不願意相信。然而,沒想到奶奶說的竟然今天都兌現了,讓我驚訝於「不聽老人言,吃虧在眼前」這句話的可信度!但是,沒有親身經歷過,真的難以體會「老生常談」的真義!爸爸這幾封信,對你能有多少助益,當然也不知道,只是為父的不能不說,只期待未來的你不會抱怨,在你成長的階段中,沒有向你提示過這些寶貴的經驗罷了! 對於初中最要好的幾位同學,我最近心血來潮,透過Google去搜尋他們的去向。有的根本沒有紀錄,也許是混得不怎麼樣,也許出國去了。有一兩位找到了去向,知道大概在何處工作的,我原想聯繫,但是看到他們工作的機構,想來想去,真不知道如果見面,要談什麼東西。想想,面對多年沒有見面的「好友」,見面後沒有話題的尷尬場面,也許不見面反而好些,所以就打消了念頭!剩下一位,就是我在前面提到的,騎了一小時單車才能到他家的好友,得知他在台中商業技術學院擔任教職時,我極為興奮地發出了E-mail,希望他有機會到台北時和我聯繫見面。他也很快地回了電函,只是內容簡單到令我難以接受,怎麼當年天天在一起,暱到幾乎可說是「穿一條褲子借貸長大」的好友,在二、三十年以上未見面之後,接到好友的電函,只有簡單的「…歡迎到台中玩」的客套言語呢?中南部的朋友,到台北應該是經常會有的生活經驗,如果有心見面,當然是很容易的,但是自從那封E-mail之後,我們就沒有再聯繫過了!…是學術成就不如我,所以不願意和我見面嗎?…是因為台中和台北有段距離,而他又很少北上嗎?…是因為他患了「氣管炎」(妻管嚴),無法自由行動嗎?…是已經分道揚鑣,無事可談了嗎?是生活忙碌,無暇去管其他事情了嗎? 其實,這些都不應該是問題所在才對!那麼,問題出在哪裡?我認為,是當時的友情有它的時空背景,今天時空不同,已經沒有那種友情的「客觀需求」了!在沒有對友情的客觀需求之下,重感情的人還會有「主觀需求」,希望維繫或恢復當時的情誼,即使這是要花費時間精力來維繫的;但對於沒有這種「主觀需求」的人而言,過去的已經過去,現在的問題一把,何必去浪費精力和時間,去維繫、恢復過去的友誼呢?兩種不同的心態,產生出兩種截然不同的「反應」!爸爸剛好是對於友情具有「主觀需求」的人,於是就充滿了遺憾與不解! 然而,世上的人百百種,很不幸的是,類似那種對友情沒有長期「主觀需求」的人,到底是居絕大結婚西裝多數的,這是爸爸多年來的體驗!願意花費時間精力,來維繫年少時期的友誼的人,其實是寥寥可數的。因此,你如果像爸爸一樣,期待目前的友誼,在未來還能夠持續的話,你可能會經常感到失望與遺憾。這和學校的教育中,告訴我們友情可貴,導致我們經常會有錯誤預期的狀況,完全格格不入,而且充斥著許多陷阱!正因為它的「難能」,也因此而「可貴」呵! 再告訴你我大學最要好的同學,是如何對我的學習低潮做出回應的。1985年,我在約翰霍浦金斯大學唸博士班課程的第二年下學期,面對枯燥乏味的學習內容,內心感到焦慮而煩悶。打了一通長途電話給大學最要好的同學訴苦,他當時在另一所名校威斯康辛大學。他聽了我的訴苦之後,沒有深入瞭解我面對的狀況,居然就回應我說:「如果你念不下去的話,就不要勉強自己!」我聽了之後,差一點楞在當場!為何大學時最要好的同學,會如此地潑我冷水,而不是有耐心的瞭解我的狀況,鼓勵或安慰我,而是要我放棄學業?我想了半天,才得到答案:台灣在美國名校畢業的到底並不太多,我們這一群人中,只要少一個人畢業,就更顯示出能夠畢業的人更加的優秀!這是我百思不解之後,所得到的答案!當然,這個答案令我不寒而慄:一個大學中最好的同學買屋網,在日後居然是如此對待我的! 我在美國馬利蘭大學念公共政策的時候,和一位台灣去的同學同班,相處得算是非常密切。當時,他的統計學完全靠我傳授,感情好得不得了,經常一起吃飯、運動,甚至熬夜和睡覺在一起(不是斷臂山啦!)。他經常提出他的大哥在台灣擔任金融部門主管,將來要推薦我去和他大哥認識,好好提拔我一番!又說未來要成立公司,大家一起「拼經濟」!我當時已經稍有經驗,沒有將這些當真。後來回國後,果不其然地,因為我不願意幫他捉刀,以一百萬元的代價幫他寫博士論文(我深受儒家文化薰陶,怎可能幹這種事?),他馬上翻臉,沒有和我繼續來往,更別提什麼提拔了!他後來竟然在另一所國立大學比我早升上正教授,令我對台灣的高教體系大失所望,深感當時或許不應該急著回台灣才對! 更令人遺憾也所在多有。我在這個研究所申請升等時,當時的所長和我原來在大學時候就是同一個社團的朋友,而且高中還是同校。但為了掩護和他的研究工作上有密切關係,所以感情不錯的另一位同所同事,竟然可以使用各種非法手段,聯合另外幾位委員,將我的「教學」和「服務」成績打到「不及格」!有趣的是,當時學生會所做的唯一一份教學評鑑中,我在31位教授同一門共同租房子科目的同仁中,教學評鑑排名第5,而那一位競爭者排名第25。他們將我的教學和服務(我的服務成績客觀而言,也不可能被另一位競爭者超越,因為我擔任過本所和本學院期刊的主編)打到不及格後,再將本所的另一位競爭者升等。最可笑的是,那位所長居然在審查會休息時,到會場外打了電話給我,說我的情況危急,但他正在「全力幫我」!這些事情後來參加會議的人告訴了我,我才知道有人可以當「兩面人」,到了這種程度!而我,差一點將他當成了「好朋友」而不自知哩!就因為這位「朋友」的偏失,加上社科院一直有人「迫害」我,我從1996年提出申訴迄今,無法升等為正教授,申訴案目前在台大兩次成案,但學校還是不願接受,已經進入教育部審理中! 我在大學時,唸過了兩個系:政治系和農業經濟系。我曾經參加了幾次的同學會,但是看到這些朋友們,絕大多數是虛偽的、好顏面的、矯揉造作的、冷酷的。我曾經參加過幾次選舉,我沒有向同學們募款,也想看看他們的反應。而這些同學們也順理成章地,幾乎沒有人對我有任何的捐款;而台大同事也差不多。我曾經主辦過美國霍浦金斯的同學會、高中的同學會,花錢、花時間去犧牲享受、享受犧牲。但是,我終於接受了你媽媽的建議,不再參加任何婚禮佈置的同學會,雖然心中還是懷有遺憾和不捨!只是,很難想像自己同班的同學,當時也都是好朋友一場,後來竟然會如此的冷漠。我常常會想,要是我有任何同學參加選舉,即使是政治立場不同,我還是會捐款去鼓勵他,有台大學生或教授參加選舉,提升候選人素質,總是好事吧,更何況是自己同學呢!但是,我的選舉經驗讓我對這些「朋友」感到心寒,我後來更加尊敬那些默默行善的低層人士,真的是不簡單!一般來說,高級知識份子和高層的成功人士,比起低層的人,是更為現實、偽善、欺騙的,這已經有經濟研究加以證實了(你可以看「橘子蘋果經濟學」這本書)! 然而,我的友誼情況也不是完全負面的。一位初二的同班同學,目前在銷售進口的健康食品「褪黑激素」,這是一種由腦部的腦下腺松果體所分泌的賀爾蒙,據文獻記載,可以抑制不少的癌症和高血壓等疾病。最近,我由這位楊姓朋友處以他的成本價取得了這種食品,提供給我患了肝癌末期,已經放棄化學治療的阿姨服用。前幾天我和你媽媽從台南帶了你奶奶去麥寮看阿姨(你應該叫姨婆吧),她說服用了這種健康食品後,她輕微的白內瘴症狀減輕了,眼睛看得比較清楚;另外原來必須服用安眠藥才能入睡的,也因為服用這東西而可以入眠,暫停了濾桶安眠藥的服用。此外,也沒有任何的副作用。我得知了這些狀況以後,覺得非常欣慰。這位初中同學和我曾經因為求學而分離二十多年,在台北重逢見面之後,居然可以恢復初中時的情誼,沒有任何的嫉妒、疑心或勾心鬥角,無拘無束地和我吃飯聊天好幾次,交流兩個人之間極為曲折的人生遭遇;現在在我阿姨最最困難的時候,適時地伸出援手,以成本價(醫院價格大約是二、三十倍)讓我為這位和你奶奶感情極好的阿姨,盡了一點點微薄的心力,也讓奶奶感到高興萬分,爸爸的欣喜之情真的是難以用言語形容的! 另外,爸爸在高中時最要好的朋友,兩人一起拼聯考兩個月的時間,一起考上了台大。他目前在某電視台擔任副總經理,和爸爸還是好朋友,他的兒子進了台大物理系,也修過爸爸的通識課「世界經濟導論」。我2001年競選時,沒有什麼機會上電視台的節目,在他的幫忙之下,上他的電視台的場次是最多的,而這個電視台和我所屬的政黨,其實分別屬於綠色和藍色的。也就是說,我們兩人的政黨屬性不同,但是友情已經超越了政治的認同。雖然,我已經脫離政治和政黨,但是和這位好友還是維持良好的關係,真所謂「政治是一時的,朋友是永久的」! 但是,這兩個案例是非常難得的,套句俗話說,保濕面膜是「可遇不可求」的。它雖然也有為父的在當年「擇友」正確,所帶來的回報,但其實主要是「運氣」罷了,因為相同或感情更好的朋友所在多有,但卻沒有能像他們這樣,完全不計較地真心對待一位「老朋友」的! 爸爸對你說了這麼多的寶貴經驗,無非是要你對於「友情」,有一個適當的看法,不會過於期待而無謂地付出;但也不應該鄙視友情而不願意和別人有深入的交往,只是必須記得,朋友不可能對你有太多的付出,不管友情好時對你說得多麼天花亂墬 - 一切都要靠你自己!所以,孔子早就說過:「益者三友,損者三友:友直、友諒、友多聞,益矣;友便辟,友善柔,友便佞,損矣。」你要深入瞭解,多多體會,才能夠獲得交友之益,而免除交友之害!切記,如果能時時提醒自己:「巧言令色,鮮矣仁」的話,大概就可以免除泰半的交友之害了。 「友情,人人都需要友情,不能孤獨地走上人生旅程…」這首「友情」是幾乎人人會唱的歌曲,希望你也能享受友情的甘甜,不受到損友的拖累! ㄅㄚˇ ㄅㄚˊ 2007.8.4 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居酒屋YAHOO!

創作者介紹

2月22日

cw08cwiah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