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方日報訊 (記者/洪奕宜 實習生/李秋婷 實習生/黃)乾女兒竟然自稱是乾爹的“情人”,向對方索要“分手費”。這一幕有些離奇的劇情就在小容和阿忠(均為化名)身上上演。3月12日,黃埔區法院對這一案件作出一審宣判,25歲的女子小容犯敲詐勒索罪,判處其有期徒刑三年。
  乾爹資助少女讀書就業
  據法院調查,阿忠和小容是同村老鄉,兩人相差30歲。阿忠早年出外打拼,現在是廣州某知名品牌電腦公司擔任要職。2004年阿忠回鄉,小容的爺爺在飯桌上托阿忠幫15歲的孫女找工作。因小容的名字與阿忠已逝女兒的乳名一樣,阿忠一口答應,並將小容帶到廣州,資助其上學,還幫忙安排她在廣州就業。他人面前則以“乾爹”、“乾女兒”相稱。
  小容所講述的情況卻是另外一個版本:兩人從第一次見面開始就有了情人關係,年逾50的阿忠將她帶到廣州後,兩人便發生了關係,長期保持情人關係。親戚之間偶有傳言,父母問起他們之間的關係,她既不承認也不否認。“跟父母說又很丟人,跟朋友說又難以啟齒,我當時也不知道怎麼處理。”小容說。對此,阿忠堅稱兩人之間只是簡單的同族關係。
  以“緋聞”勒索乾爹400萬
  阿忠說,小容的敲詐勒索行為始於一次流言。在公司經營期間,阿忠認為公司負責採購業務的村族親戚阿晴工作不合格,遂將阿晴調離崗位。不久,阿晴辭職離開公司。但是,阿忠的家鄉開始流傳關於阿晴與阿忠存在曖昧關係的緋聞。
  此時,工作一直不順利的小容找到阿忠,要求對方給她一大筆錢,否則就把他和阿晴的“緋聞”告訴公司員工。2012年4月至2013年7月期間,小容又以被阿忠包養為由要求對方支付400萬元的封口費,在遭到阿忠的拒絕後,降為200萬元。據法院查明,小容多次到阿忠所在公司吵鬧、擾亂公司正常的辦公生產秩序、向公司員工及阿晴家屬散佈“緋聞”、向阿忠發送侮辱短信,通過多種方式要挾阿忠,但均遭到拒絕。
  小容沒想到,忍無可忍的阿忠最後選擇了報警。2013年8月2日,當小容再次到阿忠所在公司欲與阿忠商談時,被公安人員抓獲。
  主審法官表示,此案中,二人是否存在情人關係並不影響案件的定性。考慮到被告人年紀尚輕,敲詐勒索未遂,阿忠也替小容求情,因此判刑酌情從輕。法院認為小容構成敲詐勒索罪,判處其有期徒刑三年。小容當庭表示將考慮是否上訴。  (原標題:乾女兒自稱“情人”向乾爹索要“分手費”)
創作者介紹

2月22日

cw08cwiah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